登录   您好:您是第 位访客 首页   领导论述 反腐聚焦 廉政风采 学习园地
 


在工程中迷失的副市长
2010/11/17 10:29:47

  安徽省六安市原副市长王伟受贿案剖析
 

      2007年2月13日,安徽省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六安市原副市长王伟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王伟利用担任舒城县县长、县委书记、城区综合改造工程指挥部政委、六安市副市长等职务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0.1万元,美元1.1万元,购物卡5.9万元,决定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6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

      面对众多前来旁听的干部群众,王伟站在被告席上,脸色苍白,眼神迷茫,不时皱起眉头做着深呼吸,但却难掩心中的惶恐,昔日县委书记、副市长的风光和威风早已荡然无存。法庭宣判后,王伟表示服从判决,不再提出上诉。他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自己对不起党和人民多年的培养,希望大家能以他为反面教材,千万不要重蹈覆辙。

    在贪欲的驱使下,王伟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索耍、收受贿赂,在罪恶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现年51岁的王伟,安徽省霍邱县人,函授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1973年3月参加工作,曾任六安地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霍邱县委副书记、六安地委副秘书长,1998年7月任舒城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2000年5月任舒城县委书记,2005年3月任六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为官伊始,王伟也曾勤奋工作,作出了一定的成绩。但随着手中权力的增大,面对酒、色、财等方方面面的红尘诱惑,他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开始利用职务便利谋取私利,最终沦落为一个遭人唾弃的贪官。

    没有制约的权力,必然产生腐败。王伟受贿犯罪事实与其他贪官并没有太大区别,工程建设、人事安排都成了他“捞钱”的主要源头。其中,王伟在舒城时不仅是“一把手”,还担任着城区综合改造工程指挥部政委的职务,这给了王伟更多与房地产开发商接触的机会,也给了他一个“赚钱”的途径。这些开发商自然也就成了给王伟送钱的“主力军”。与王伟打交道的开发商,一般出手都比较“阔绰”。其中,2002年8月,储某想做舒城县城关镇第二小学的周边改造工程,到王伟家请其帮忙,王伟答应帮忙。储某借王伟儿子上大学之机,送给王伟1000美元;2003年2月,为了能承建舒城县城关镇第二小学周边改造工程,储某再次找王伟帮忙,并送给王伟2万元。后王伟向时任舒城县建设局局长推荐了储某,储某成功竞标。

    王伟收了钱,开发商不仅会中标,规划都可帮助改动。2000年10月,安徽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取得舒城县城关镇古城南路1.8万多平方米的国有土地开发权,该公司总经理马某想对原规划进行修改,以增加总面积。在2000年11月的一天,马某到王伟住处送给王伟2万元人民币,两个月后,王伟主持的指挥部会议同意了该公司对古城南路原规划的修改。

    王伟的霸道在舒城县任县长、县委书记期间得到充分的展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个别单位的利益来满足建筑开发商的意愿。

    2000年,某房产公司在舒城县文化广场二期工程的开发中,取得工程的建设权,但在具体施工中该公司设计和原规划不一样,工程不仅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而且附属楼的楼层高度不够,相差1米多,建筑单位不愿意接收。面对建筑单位的合理要求,该公司经理刘某找到王伟,王伟遂安排协调。在相关负责人协调不成的情况下,王伟亲自出面强令建筑单位接收。2002年王伟儿子上大学,刘某送3000元;2003年3月,王伟到中央党校学习,刘某送1万元;2003年底刘某又送其5万元。

    2000年9月,安徽某房地产公司,通过竞拍得到舒城县梅山南路的开发权,拆迁由政府负责,在拆迁过程中公司出于开发的利益考虑,多次改变设计方案,当然这一系列的操作离不开时任县委书记、城区改造指挥部政委王伟的支持。该公司经理为感谢王伟的帮助,分别于2001年下半年,在公司送王5万元;2002年八九月份,借王伟儿子上大学的机会,送其1万美元;2003年下半年,在公司附近饭店的包厢内,送王2万元;2005年在合肥稻香楼宾馆王的房间送王5万元。王伟不仅为该公司协调补偿80万元,而且在该公司出现资金困难时,亲自向信用联社主任打招呼,解决了资金问题。

    王伟不仅在办公室、家、宾馆、饭店收钱,还多次收受通过邮局寄来的购物卡。在王伟的受贿中,还包括5.9万元购物卡。其中,就有一个公司逢年过节,都会给王伟送购物卡,而且是通过特快专递送来。2001年,安徽某置业公司与舒城县政府签订开发舒城县万佛湖乐矶山岛项目意向书。2003年8月项目正式启动。为感谢时任舒城县委书记的王伟给予的帮助,该公司总经理万某分别于2003年春节、2003年中秋节、2004年春节、2004年中秋节、2005年春节,以特快专递的方式从合肥给王伟寄购物卡,每次2000元。王伟全部收下,未退还。

      王伟在任舒城县“一把手”时,很多官员的升迁都掌握在他手中。因此,很多人为了自己的前途,纷纷用钱来换得王伟“好感”。大权在握的王伟自然不放过任何可以捞钱的机会,别人求他调动工作,下属求他帮忙换个位置,有求必应,借机收受多人贿赂,涉及该县许多乡镇和机关。但更令人侧目的是,一个因工作问题被免职的干部在王伟这里也能重新使用,其用人的“魄力”可见一斑。

    1999年2月,舒城县五显镇发生大规模群体上访事件,时任该镇党委书记的吕某某被免职。2000年5月,王伟升任县委书记后,吕向其提出重新安排工作,王答应并推荐为桃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人选,2000年6月吕如愿以偿地担任了此职。为表示感谢,吕于2000年7月送王伟3000元。

    王伟最终难逃法纪的严惩,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给后人留下了许多值得警醒的教训

    多行不义必自毙。王伟的倒行逆施,在当地激起了民愤,群众纷纷写信向上级纪检监察机关举报他的恶行,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2006年3月,安徽省纪委对王伟采取“两规”措施。同年7月,鉴于王伟涉嫌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六安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罢免了王伟的安徽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同时决定免去王伟六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池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王伟涉嫌受贿对其立案侦查,并对其刑事拘留。8月11日,经池州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王伟被批准逮捕。11月1 7日,根据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王伟涉嫌受贿案由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在法庭上,王伟做了最后的陈述:“我原是一名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今天站在被告席上感到非常羞愧,非常悔恨,我诚恳接受法庭对我的审判。作为一个长期从事领导工作的党员干部,我本应在履行党的宗旨、执行党的政策、遵守党的纪律等方面身体力行,做好工作,做出表率,但由于私心贪念,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以致走上犯罪道路,辜负了党的培养和人民的信任,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亲手毁掉了自己的一生。我愧对党和国家的培养,愧对含辛茹苦的父母,愧对我的妻儿。”

    在接受审查期间,王伟对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进行了痛苦的反思,并写下了《我的反思》,对自己一步步沦落的原因进行了深刻的剖析。

   “回顾自己参加工作33年、入党32年的经历,我感到,自己每前进一步,都是党培养、教育的结果……可惜的是,我自己没有很好地珍惜,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犯下了不可原谅的严重错误,直至跌入了违法犯罪的泥坑,给党的形象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给家庭和亲人也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我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想起来,悔恨不迭,痛不欲生!

      深刻反思产生问题的原因,我认为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是主观方面的原因,也就是世界观、人生观发生了扭曲,导致人生的价值取向发生了偏差,放纵了自己的贪欲,最终走上了堕落的道路。

    当了舒城县委书记之后,我确实集中精力抓了几件牵动全局的大事。在谋划、实施这几件大事时,心里想的只是多干事、干实事,并没想自己能从中谋求什么经济上的利益。问题是,这时候我自身开始出现了问题。

    在城市的改造和开发上,避免不了要与开发商打交道。他们在开发过程中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往往找到我。而我也是从工作、从保护投资环境的角度,积极、热情地帮助他们解决。这样一来二往,与开发商的交往密切起来,经常在一起吃饭、喝茶、休闲,开始还能把握住分寸,认为这是工作的需要,是为了招商引资。但渐渐就不行了,在高消费生活的耳濡目染中,看到他们大把挣钱,大手大脚地花钱,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自己的思想防线开始崩溃了。心想自己的能力不比他们差,付出的也远比他们多,而自己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工资每月也就一千多元,心里很不平衡。思想滑坡了,行为上也就放松了要求。当逢年过节,开发商们表示点“小意思”,自己也就“笑纳”了。从2001年下半年开始,当一家公司老总将5万元现金塞进我的小车里,我也就半推半就地收下了;到2006年春节,先后收受了开发商所送的50多万元的贿赂。

    从此,我的世界观、人生观由原来的服务、奉献转向注重索取,在人生的价值取向上,将事业与享受作为人生的两大追求目标。一方面追求事业的成功,既是为官一任的政绩,也是向上提升的资本;另一方面,放纵自己的贪欲,追求物质享受和纸醉金迷的生活,一步步地滑向了犯罪的泥潭。

    第二个方面的原因,主要是权力相对集中,而监督制约相对乏力。县委书记的权力很大,相对集中,在重大问题、重大项目、重要人事安排等方面拥有拍板权。如果把握得好,全部用在党的事业和为人民服务上来,是可以做成许多事情的;但是如果把握得不好,用来为个人谋取私利,就会做出许多错事、坏事来。我就是没有能够把握好,在犯罪的深渊里越陷越深。

    干事业抓工作,需要权力,但有了权力之后,各种诱惑也随之而来:有开发商来贿赂,有女人来投怀送抱,也有人送来礼金等。若是意志薄弱者,克制不住自己的私欲,就挡不住这些诱惑,掌权的人就会被拉下水,权力这个魔杖就将掌权的人变成了腐败分子。一念之差,有时往往决定一个人的成败得失、好坏之别。

    县委书记的权力很大,而受到的监督制约却相对很小。在县一级,同级纪委是监督不了县委书记的,是看得见管不着,而上级纪委又离得较远,是管得着看不见。县委书记处于监督的夹层之中,权力运用得当与否,与个人的党性修养有很大关系。直到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或是有人向上级反映,引起上级重视,认真查处之后,问题才能被揭露出来,但为时已晚。如果监督制约有力,我也许就不会犯这么严重的错误。

    第三个方面的原因,是社会环境的影响。中国人讲究人情往来,特别是我国的社会及体制正处于改革、转轨、转型时期,不规范的东西、灰色的交往都存在,对各级领导干部是一个现实的严峻考验。

    就拿礼金往来情况来说,自己也知道收受别人的礼金不好,但有时也觉得实在难以拒绝。我当县委书记期间,逢年过节,家中有什么事情,总有人通过各种方式,以各种理由送来礼金,我也曾退过不少礼金,但最终还是收了不少。对于一些小额礼金,觉得退也嫌小气和麻烦……时间长了,思想也麻痹了,甚至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而且在收受礼金时,只觉得大不了是违纪,绝对没有想到这就是受贿,就是违法。心中常常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出不了什么大事的,直到问题暴露,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平时的点滴积累,终于铸成大错,自己还恍如梦中。

    人生没有后悔药。等到今天一切都明白之后,大错已经铸成。在上述3个方面的原因之中,最根本的还是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问题。‘外因只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才是变化的根据’。自己所犯的错误,只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说到底还是自身的贪欲所致,纯属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陈毅同志说得好,“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违纪违法者,最终将受到惩罚。“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希望王伟这只“沉舟”、这棵“病树”,作为一个反面教材,对那些痴迷于权钱交易的领导干部带来深刻的警醒。

 

                                                 [中国纪检网  2007-9-6]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空管局纪委 承办单位:民航局空管局信息办    技术支持:北京天航信民航通信网络发展有限公司
E-MAIL:webmaster@atmb.net.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2号
联系我们|隐私声明|版权声明